Maggie

我有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坏消息,你要听哪个?

今天zoey那个s13说卡被人盗刷了,刚才下午就陪她出去银行看流水账单,结果到头来是她自己花掉了八百多磅,论不记账的坏处。

看她身无分文,银行卡也被冻了有点可怜,就请她去吃必胜客,已经吃剩四块披萨时,我突然玩心顿起,灵光乍现,假装看了看钱包,然后抬头一脸不自然的微笑(其实是憋的)对zoey说:“我有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坏消息,你要听哪个?”

zoey默默微笑看了我一眼;“坏消息。”

我说:“你知道我那张银行卡已经到了限额了嘛,然后我刚刚发现我没带现金卡。”我一口气说完然后补充了一句:“我放在校服外套口袋里没有拿。”

说完我实在忍不住开始笑,但是还要表现出那种绝望的笑,zoey也和我一起笑,索性手机都不玩了直接用手盖住了眼睛。

我看她真的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,最后添了把柴火:“赶紧吃吧,等会留下来有力气洗盘子。”

在我成功的演技下面,zoey抿着嘴眯着眼睛笑,我看她展现完摸头不敢置信等丰富的面部表情及肢体动作,她开始玩手机,从她镜面的反射里我看她打开了微信,点开她爸妈的聊天框又退出,反反复复。

许久,她说出了一个比洗盘子靠谱一点的办法:“你说要不要我们一个人打的回学校拿钱再回来?”

我满不在乎吃着巨大一块披萨:“我们的肉都不值钱,能卖几斤啊。”

她终于开始抓狂:“你现在那么乐观干嘛!”

“不然嘞,”我决定把“乐观”进行到底:“要不等会吃完这块披萨我们跑出去吧!”

她第N次扶额:“我TM从小到大第一次吃霸王餐。”

她又问:“你觉得老师会帮我们把卡送过来吗?”

我说:“当然会啊,总不能留我们在这里过夜吧。不过真的要是老师把卡送过来以后……”

“我靠我们明天绝对全校闻名!”Zoey特别崩溃。

我看时间差不多了,叫来了胖子服务员,问他拿账单,我故意摆出和Zoey一样做作的端庄,面带微笑。趁他转身拿刷卡机,我从包里掏出了那张被冻结的卡,用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语气道:“对着它祈祷吧!”

Zoey好像拼尽最后一丝力气,希望渺茫的说:“如果不行就用我那张卡试试吧,说不定我爸没冻呢……”

嗯?我听她这样一说,本来想在那张卡不行以后拿出包里的现金卡付款完事的,但是现在,我决定再拖一下。

我把卡插进机子里,过几秒钟一张小票打印出来,顿时我五雷轰顶,乱想着不应该啊时限应该没到才对,抬头一看zoey一脸幸福地盯着那张小票。

不过上天还是眷顾我的,服务员把小票抽了出来,一脸抱歉的说:“不好意思,扣款不成功,要不要再试一次?”

我顿时乐开了花,表面上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:“好吧那就再试一次。”往Zoey那一瞥,她已经丢了魂一样开始找她那张卡。

果不其然还是没成功,我把卡抽出来,zoey把她的卡插进去,小票又出的特别快,zoey彻底丧气,当着服务员的面用中文对我说:“要不你现在去打车吧。”

看到了此刻zoey脸上精彩纷呈的表情,我顿时心满意足,一边道不用不用一边拿出了我那张现金卡。

zoey看的眼睛都直了。

等那个服务员一脸奇怪地走掉了,zoey微笑对我说:“所以你是带了那张卡是吗?”

我毫不隐瞒全盘托出,一副君子坦荡荡的神情。

待我说完,zoey直接炸裂:“Maggie!!!”伸只手想越过桌子打我:“你不知道我真的快要吓死了!”

我笑得肚子快要抽筋了。

她一脸恨恨的看着我:“我跟你讲我这个人很记仇的,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!你今天这样做我就记着你!”

一直到上车回学校,她还在很愤恨地说,一激动起来打我几掌“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!我们都是学艺术的,你狠心,你狠心伤害我这么单纯的孩子吗?”

“你太过分了,竟然残害同胞!“

我憋笑憋到无法自理,还要东说西说岔开话题,终于把她的关注点放在了回去怎么和Mrs Taylor讲信用卡事情。

下车前,她凶神恶煞地警告我:“你别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啊!”我满脸阿谀奉承得道:“好好好好。”

然后一回去,我就在朋友圈更新了一条艾特了Zoey的文字--我有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坏消息,你要听哪个?

评论